埃弗顿和利物浦 > 桐城农商行多指标未达标不良率11.28%     “破净”定增募7.5亿补血资本充足率

效力过埃弗顿的球员:桐城农商行多指标未达标不良率11.28%     “破净”定增募7.5亿补血资本充足率

2019-12-09 07:06:52 来源:长江商报

埃弗顿和利物浦 www.wigocy.com.cn 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 徐佳

    为使资本充足率达到监管要求,安徽桐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桐城农商行”)以低于净资产价格定增募资引起市场关注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,以传统业务利息净收入为主的桐城农商行近两年业绩表现不佳,多项指标未达监管标准。

    其中,在去年净利润骤降超六成后,今年上半年桐城农商行营收净利润同比减少7.4%、41.27%,盈利能力持续下行。

    而在业绩大幅“变脸”的同时,桐城农商行资产质量也在同期急速恶化。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,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5.18亿、21.54亿、22.49亿,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.03%、11.1%、11.28%。

    对此,桐城农商行坦言主要是公司不良贷款居高不下,不良贷款率未达到监管指标,拨备缺口高达14.07亿元(2018年末),拨备覆盖率也未达到监管指标,从而造成资本严重不足,导致资本充足率不符合监管要求。

    此次定增中,桐城农商行拟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4.98亿股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.47亿元,同时要求定增对象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1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,以此测算最高可处置4.98亿元不良资产,并使该行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指标。

    但需要注意的是,本次定向发行的股票发行价格为1.5元/股,相较于该行上半年末每股净资产1.66元/股折价9.64%,相当于“破净”发行。

    连续一年半净利降幅超40%

    公开资料显示,桐城农商行是于2012年在安徽桐城农村合作银行清产核资及资产评估的基础上,由包括桐城农合银行部分原股东在内的802名自然人及23家企业法人共同发起设立的股份公司。

    截至目前,桐城农商行旗下包括桐城江淮村镇银行、潜山江淮村镇银行、金寨江淮村镇银行等在内的9家控股子公司,并对安徽岳西农商行、安徽泗县农商行分别持有4.33%、9.99%股份。

    股权结构方面,截至目前桐城农商行股权较为分散,无单一持股比例超过10%的股东,亦无控股股东、实控人。该行持股5%以上的股东分别有桐城经开区产城一体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、北京泰一百年科技有限公司、上海煜浦实业有限公司、桐城市鑫祗和大酒店有限公司及安徽省银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分别为9.97%、9.93%、9.73%、9.59%、5.99%。

    定增方案显示,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,桐城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.58亿元、9.85亿元、4.51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2.47亿元、9453.59万元、1.1亿元。

    其中,去年该行在营收同比增长14.83%的情况下,净利润骤降61.75%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具体来看,各报告期内,桐城农商行利息净收入分别为6.62亿元、8.36亿元、3.91亿元,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77.18%、84.94%、86.77%。

    同时,各报告期内,该行净利差分别为2.36%、2.84%、2.58%,净息差分别为2.5%、2.98%、2.71%,呈先升后降趋势,但与其他同比上市农商行相比,该行净利差和净息差水平略高于可比农村商业银行平均值。

    此外,长江商报记者查询桐城农商行信批披露报告发现,与上年同期相比,今年上半年桐城农商行营收同比减少7.4%。其中,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5.79%,但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、投资收益同比分别减少45.66%、34.56%,在一定程度上拖累该行营收增速。

    而在营业支出方面,今年上半年桐城农商行营业支出共计3.35亿元,同比增长21.82%,增幅远超营收增速。其中,报告期内该行业务及管理费、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.73亿元、1.57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9%、39.72%,资产减值损失增速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在上述因素作用下,今年上半年,桐城农商行净利润较上年同期的1.87亿元减少41.27%,再次处于下行状态。

    去年不良贷款余额暴增3.16倍

    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的同时,最令人担忧的则是桐城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情况。

    定增方案显示,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各报告期末,桐城农商行资产总额分别为289.31亿、292.3亿、305.67亿,其中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末增幅分别为1.04%、4.57%,增幅均未超过5%。

    从资产结构上来看,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桐城农商行发放贷款和垫款、现金及存放中央银行款项、持有至到期投资等分别为189.48亿元、29.66亿元、28亿元,为该行资产端最主要的构成部分。

    而在负债端方面,截至上半年末,该行负债总额分别为282.4亿元,其中吸收存款余额为259.95亿元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,去年业绩大幅“变脸”的同时,桐城农商行资产质量也在同期急速恶化。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,该行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5.18亿、21.54亿、22.49亿,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.03%、11.1%、11.28%。

    其中,去年年末桐城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暴增16.36亿,增幅高达3.16倍,直接导致去年年末开始该行不良率超过5%的监管标准,飙升至11%以上。

    桐城农商行称,主要原因为受地方信用风险事件影响、企业生产经营困难、整体信用环境遭到破坏、借款人诚信意识下降,以及公司前期偏离“支农支小”市场定位,发放大量大额贷款,内部管理、风险防控不力,造成存量贷款风险较大。

    在此情况下,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,该行贷款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7.55亿元、8.88亿元、9.67亿元,贷款拨备比分别为4.4%、4.58%、4.85%,拨备覆盖率跌破监管红线,分别为145.26%、41.23%、43%。

    资产规模不断扩大,但伴随着业绩下滑、资产质量恶化,仅仅依靠留存收益已无法满足该行业务发展。

    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桐城农商行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6.96%、5.53%、5.53%,无一符合监管指标。

    定增7.47亿配售4.98亿不良资产

    此次桐城农商行也拟定增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4.98亿股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.47亿元,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,提高资本充足率。

    不过,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,本次定向发行的股票发行价格为1.5元/股,相较于该行上半年末每股净资产1.66元/股折价9.64%,相当于“破净”发行。

    该行也表示,本次股票发行价格综合考虑了公司所处行业、公司成长性、公司资产质量、每股净资产及当前国内上市银行市盈率、市净率水平等因素进行确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本次发行中,发行对象在认股股份的同时,需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1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。

    在不考虑发行费用、利润累计等因素的情况下,按本次定向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的上限7.47亿元、处置不良贷款金额上限4.98亿元为测算基础,本次发行后,桐城农商行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提升至12.05%、10.64%、10.64%,达到监管要求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此次定增募集资金之外,日前桐城农商行也因原正副董事长相继落马而备受市场关注。

    公开资料显示,今年10月9日,已外逃3年半的原桐城农商行董事长苏绍云主动回国投案。此前,苏绍云利用职务便利,为有关企业在办理贷款方面谋取利益,多次收受贿赂,涉嫌犯罪。2016年初,苏绍云辞去桐城农商行相关职务,由副董事长汪建国代行董事长一职。

    而在苏绍云外逃3个月后,汪建国因涉嫌犯受贿罪被刑事拘留,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。根据法院判决,汪建国利用担任桐城农村合作银行党委副书记、副行长,桐城农商行行长、副董事长的职务之便,为他人谋取利益,对贷款企业“回馈”的各类好处照单全收,且受贿的时间跨度长达近10年。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